环亚视讯

网站标志
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偶会李仰松先生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8-10-23 23:14:40    文字:【】【】【
摘要:著名的民族考古学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教授李仰松先生在周东芬北大书法展上评价:书法写的很好,功底很扎实。我在北大60年,每年都看书法展,周东芬这次书法展是最有实力的一次。

          
         这是我来北京大学第一次办的“爱上书法”——周东芬师生书法展!

          一场没有仪式的、没有领导长官的书法交流展……2016年11月15~19日,只是我们相聚在北京大学图书馆!

          我并不认识李仰松先生,这一次……我觉得我很幸运!事情是这样的:他第一天来看书法展览,我并没有在现场,他就与展览期间的工作人员交流,对我的书法非常点赞。我原本以为我错过了一次与大师交流、请教的机会,但我很幸运,他第二天又来了,说他一定要来,想与我面谈一下关于书法的问题。
         与他交流,他很谦虚,其实他那深度、广度、高度足以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后知他大名,又百度了一下,太了不起的一个大人物!

在书法展览现场李仰松先生还为我题词……


李仰松,1932年生,陕西临潼人,195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现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教授,在史前考古学特别是民族考古学研究上作出了突出贡献,是中国著名的民族考古学家。


李仰松先生早在50年代即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民族考古学研究工作,自从那时开始,数十年来,在民族考古的百花园里辛勤耕耘,取得了一系列丰硕成果,为中国民族考古学的形成与发展,作出了显著贡献。

李仰松先生是新中国成立后入校的第一批大学生,学生时代曾直接受业于裴文中、启功、夏鼐、郭宝钧、张政烺、林耀华、唐兰等考古学、历史学和民族学界的一代学术巨匠,为日后的学术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4年夏季,李仰松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因其各方面表现优秀而留校,任林耀华先生所开《新石器时代考古》和《原始社会史与民族志》两门课程的助教。林耀华先生是民族学界的学术权威,或许正是受他及其他先生们的影响,致使李仰松先生日后对民族学和考古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终对民族考古学情有独钟。

如果不是因下面将要讲述的一次重要的机遇,李仰松先生或许还不会迅速地走向民族考古的学术道路。然而,如同一位哲学家所言,人生虽长,但关键的时候往往只有几步,学者的学术之旅常常也是如此。



道德风范:


李仰松先生在学术上的成就自然是难于在一篇小文中得以全面展现的,除了学术成就之外,李先生的道德风范,更令人敬佩不已。

李先生和蔼可亲、谦虚待人的处世风格是出了名的。无论同谁见面,他总是面带微笑,使人如沐春风,不端一丁点名教授的架子。对待年轻人他总是积极鼓励,只要学生有一点进步他都会大加赞赏。他常说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学术使命。年轻人可贵的是满腔热忱,他鼓励年轻人要敢于超过前人,超越老师,只有这样,学术才能不断前进。

李先生的敬业精神还体现在他随时随地宣传民族考古学是一门边缘学科,每逢有人向他请教相关的学术问题,他总是孜孜不倦地解答,满腔热忱地提供帮助。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天职,李先生十分注重培养学生刻苦努力的学习精神,要求研究生多读、多写、多看书、多思考,在民族地区调查时要努力做到眼勤、腿勤、手勤、脑勤。

李先生多年从事民族考古学研究,却从不仅仅关注自己的研究课题,他无论走到哪里,总能迅速地与当地少数民族群众打成一片,对于少数民族的切身利益,真诚地挂在心上。1988年,他在云南独龙族调查时,对当地缺乏公路、交通不便的体会十分深刻。回到北京之后,及时与林耀华、杨塑等十余名著名民族学家,联名写信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独龙族地区的交通困境,为独龙族居住区早日修筑公路而奔走呼吁。中央有关部门接到李先生等人的信后,不仅在全国人大会议上立了提案,而且拨款为独龙族人民修建公路,从而结束了独龙族人民世世代代没有公路的历史李仰松先生此举使独龙族人民深受感动,也赢得了同行们的广泛赞誉。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7-2018 周东芬工作室